帅的完全ojbk

freedom!!!

乌合之众

Hochsommerwein:

黄昏中,乌泱泱一帮人举着火把,扛着铁锹,拿着绳子,气势汹汹地向村尾进发。乌鸦从枯枝上飞起,队伍里突然多了一丝慌乱,“乌鸦!乌鸦!他真的是魔鬼!”有人叫喊着往回跑,却被人按住,继续往前走。村里的小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从屋内探出头来,又被大人按了回去。妇女们冷漠的靠在墙边,给怀里的孩子喂奶,有的于心不忍,转身进了屋,却又被人强硬的拉出来,等待着广场上的狂欢。


 


森林和田地交界的地方,有一个破陋的茅草屋,屋子的主人安静的站在窗边,看着远处村子里的人拾来柴火,搭起高台。行进的队伍终于停住了,进行最后的动员。


 


“我们村子自从那个魔鬼成年以后,收成连年下降!”


“对!我家猪都不下崽了!”


“今年一滴雨都还没下!”


“就是!菜叶子都黄了!这是地狱之火啊!”


“上帝啊,宽恕我们吧!”


“上次是我们心软放过了这个魔鬼!这次一定要烧死他!”


“对!烧死魔鬼!”


“烧死魔鬼!”


 


喊着口号,众人围住了那间随时要倒塌的茅草屋,正准备大声呵斥,门自己打开了。一位头戴斗篷的瘦弱少年走了出来,小心的关上门,礼貌的一鞠躬。


“请问诸位有何贵干?”


 


一时之间,人群愣住了,然而随着一声尖叫,“你个魔鬼别再装了!”,诅咒谩骂从每个人的嘴里冒了出来。少年皱着眉头听了一会,叹了口气。


“我不是魔鬼。你们上次不都试验过了吗?”


 


“你就是魔鬼!”


“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白!”


“怎么会有人耳朵长成这个形状!”


“怎么会有人眼睛之间隔的这么开!”


“怎么会有人被针扎还一点都没有反应!”


“怎么会有人能不溺水!”


“魔鬼!”


 


“可是以前你们不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

一阵风吹过,吹起了少年破破烂烂的斗篷。露出一张白到过分的脸,和一双尖尖的耳朵。


众人惊呼,谩骂四起。


“是你伪装的太好了,现在上帝就给我们降下惩罚了!”


少年本想拉上帽子手停住了,看着跃跃欲试的人群,受伤的低下头,再抬起头已是一脸坚毅,悄悄推开房门。


 


“你们把我绑在台上,用针扎遍我全身,还要问我疼不疼。”


“只要我漏出一丝呻吟,面露一点痛苦,那我就是魔鬼。”


“不要理这个魔鬼!”


“你们把我手脚缚住扔进河里。”


“只有我毫不挣扎,沉到水底,才算无辜。”


“把他绑起来!”


“你们赶我出村子,我走了。”


“你们让我接受净化,我去了。”


强壮的村民挥舞起手中的农具上前,却在最后关头停住脚步,慌乱的挤作一团往后退。


 “所以现在又是什么仪式,什么理由?”


“喵。”


少年弯腰抱起好奇的从房门里探出头来的小黑猫,缓步向前。


 


“如果我行为有失,那我必然与魔鬼勾结。”


“猫!!是黑猫!!他果然是魔鬼!!!”


“如果我虔诚得体,那我必在伪装。”


“啊啊啊!不要挤我!只是一只猫,我们这么多人,有什么好怕的!!”有人强行镇定下来,拿着犁冲着少年瞎挥。


“如果我面对你们感到害怕,那显然我是魔鬼,良心使我露出马脚。”


黑猫滴溜着眼睛,打量着众人,叫了一声,然后在少年的抚摸下发出舒服的呼噜声。


“如果我保持镇定,那我也必须是魔鬼,因为只有魔鬼才惯于恬不知耻地撒谎。”


半掩的门下,又一只猫探出头来,接着一只又一只,从房间里鱼贯而出。


“如果我对你们的控告辩白,那么说明我有罪。”


“啊啊啊啊啊!”众人惊慌失措的叫喊着,奔跑着,拿着武器胡乱挥舞,防御着看不见的敌人。


“如果我缄默不语,这便是我有罪的直接证据。”


少年继续往前走,群猫跟着他一起向前。


“如果我通过了‘审判’,这意味着魔鬼的力量太过强大,因此必须对我采取更加严厉的手段。”


“啊!!我被猫碰到!!!我也要变成魔鬼了!!!”


“如果我忍受不住,在‘审判’中停止呼吸,那说明你们判断正确,魔鬼为了不泄露秘密,只能黯然离去。”


众人退避三舍,不敢靠近群猫一步。


 


“你们看,这只猫可爱吗?”


没有人敢答话,只能魔鬼魔鬼的叫着。


“别麻烦了,我自己来吧。”


少年拿过村民手中的火把,带着猫往村子里去了。众人试图驱逐四处乱窜的猫,却是徒劳。猫灵巧的窜进每一间屋子巡视,一会又失去了兴趣蹿到另一间屋子里。村民哭叫着四处躲避,可是村子里再没有没被邪恶的黑猫染指过的地方。他们聚集在刚搭建好的高台旁,看着少年一步步走进,放声咒骂。少年把火把朝柴火架一扔,火焰熊熊燃起,众人四散而逃。少年在高台前站定,转过身来。


“你们说我是魔鬼?那你们呢?”


说着放下手里的黑猫,脱下斗篷,高举,松手。风带着斗篷飘向火堆,烧了个一干二净。


群猫玩腻了,慢慢聚到少年脚边打滚卖萌。黑猫扒着少年破烂的裤腿往上爬,少年抱起猫,向众人挥挥手,向森林走去。


“我走了,再也不见。祝你们和魔鬼玩得愉快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群体是一个可怕的概念。人在群体中会不自觉的寻求认同,抛弃自己的判断力,降低自己的智商,不辨是非以获得所谓的归属感。而影响群体的信念只需要说出一个断言,并不断的重复它,群体里的人自然就相信了,并将这句话传播出去。


粉圈是个我不了解的地方。但粉圈之中有着非常明显的群体狂热和自我感动,只要有人带了头,重复的次数足够多,假的也变成真的了。


所以该澄清的要澄清,该说的要说,该做的要做。而且要强硬的做。我哥看得很明白。


叫不醒沉睡的人,至少不要让沉睡的面积扩大。




最后我想对一些人说。


无论做什么,先做个理智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


 


 


/文有参考《女巫之槌》(MalleusMaleficarum)